蓮臺山妙音淨苑

殊勝因緣

末法求淨業 餘生證菩提 王國祥

2018-10-11

末法求淨業 餘生證菩提

王國祥

 

 
 

 



記得上一次分享心得也是苑慶的時候,迄今二年了,時間真的過得很快。這次在台上我將報告個人退休後這幾年修學的情況。首先,我很感恩在蓮臺山上有諸多學長的護持。譬如大寮學長們勞苦功高,煮出來的飯菜很好吃。還有執事學長們都能各就各位,讓日常的生活作息運作得井井有條。也因為這樣,大家才能在這裡安心修學。
 


有一個機緣談起自己學佛的狀況,曾經是同寢室的林福宗學長鼓勵我聽苑長講演的《阿彌陀經要解講義》。我大概花一年多一點的時間把《要解講義》聽完。那是二年前的一段期間,個人內心曾經相當的紛擾糾結。我是聽著苑長的珠璣法語才把自己的心情安頓下來。


想了想,是啊!你煩惱甚麼呀?父母留下來給你的都是多出來的,要把它捧著當成一種無上的祝福,不要給別人弄髒了。所以心裡有了這個原則以後,我很快的在半年內把台北的房子處理掉,擺脫了令人難過的親人之間的糾葛。那一段期間聽著苑長講經不但可以在法理上深入了解如來說法的真實義,在事相上也可以隨時檢點自己平日的思考和作為,是不是如理如法的符合釋尊的教導,讓自己走在良善的道路上。


聽完苑長講的《要解講義》之後,接著林學長又指引我聽苑長早期講的《金剛經講義》,共556集,目前聽了300多集。江味農老居士對《金剛經》的義理層層分明縝密的剖析,在苑長如實的講解下常常讓我驚奇讚嘆,也時時察覺出自己心思的粗糙膚淺。


講到林學長提供了我寶貴的指引,我也要提一下葉班長政平。有一段期間他們兩位同住在205室,是我的室友。葉班長年紀輕輕的就加入梵碩班。我好奇的問他:「你年紀輕輕的,是不是退休後的費用都早早準備好了,不簡單喔。」他轉頭看了我一眼,好像說我的問題太low了,回了我一句: 「要多少才算夠,我把債務還掉就上來了。」簡單有力的回答讓我的心頭震了一下,佩服得不得了。
 


 

葉班長做事情主動積極,有一段期間他帶領著除草。那個時候不但出力又出錢,連除草的工具都是台南班打理上來的,你看台南班的這些學長們有多發心啊!聽了很是感動。所以在葉班長的精神感召下,我們台中幾個人就加入了除草工作一直做到現在。在葉班長的帶領下大家都做得很溫暖,舉凡工具的使用,安全的解說,休息時刻的茶點招呼,工作完後要我們把工具放下,趕著我們上樓去洗澡,然後他和林學長兩個人就開始刷刷洗洗整理收拾。我走上樓梯,回頭看他們兩人刷洗的身影,心裡既溫暖又感動,這不正是蓮臺山最美麗的風景,最能夠感動人心的地方啊!在我眼中,他們兩位就好像是佛菩薩派來教導我們台中班的。後來因為寢位調動,他們搬離了205室。可是對他們兩位,我心裡有滿滿的感激和懷念。


我在家除了聆聽《金剛經講義》外,就是期盼著苑長來台中講經。苑長講經深入淺出,講得好自不在話下。另外,苑長講經時時都有一些剴切殷殷發人深省或者是有趣的談話。我認為這是苑長除了經講得好之外的另一個精彩亮點,很能觸動人心。
 


記得有一次苑長有感而發說:「看到自己年輕時講經,講到嘴角全沫,一臉足厭頭ㄟ(台語),想到這就覺得很不好意思…。」我聽了之後楞在位子上,因為我幾乎天天在家裡聽苑長講《金剛經講義》,那我不就是天天和厭頭ㄟ在一起,我不就更加厭頭。真的是這樣子嗎?其實不是的。只要仔細看看苑長臉上的五官線條,若和年輕時相比,很明顯的柔和了許多,心境上自然也開闊清澈許多。或許是因為這樣苑長才會看年輕時代的自己不順眼。
 

我的生活就在平常的聽經讀經論的日子中滑過。當世俗的塵染漸深時,就感覺到蓮臺山遠遠地在呼喚我了。這時心裡就有點自責,也不過下山不到二個禮拜,怎麼世間的纏缚就不堪承受了?唉,草包一個啊。真的,我不過是個凡夫,必須要上山來透透氣!我在山上當義工,除草的勞動,一方面活動我的筋骨,讓我流很多汗;另一方面也讓我感覺腦子裡比較沒有雜念。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喜歡健走。除草在某些層面上類似健走,機械式的動作很單調、很單純,單純得正好念佛。所以我在除草的時候會叮嚀自己要一邊工作一邊念佛。當工作很專注的時候,念佛聲或許停止了,可自己內心仍然停留在念佛的情境裡,好像念念在念佛,這樣子保持一小段時間。


回頭一想,這不就是不念自念,苑長常講的憶佛念佛嗎?自己思忖著,感覺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平常健走念佛也不曾有這樣的體會,內心著實有些困惑。在困惑的時候會想到黃念祖老居士說過的話:「修持的功夫就是讓熟處變生,生處變熟。」我們無始劫來的毛病習氣要改掉,就好像我們蓮臺山學長們用百過格的手段一樣,讓自己的毛病習氣由熟變生。譬如說念佛,從不知道念轉變為要念佛,從不常念轉變到常常念而不間斷的念,這就是由生疏的東西轉變成熟練。黃老說:「當生的東西變成熟的,原來熟的東西就會生,如果同時努力,那就更快。」又說:「如果我們念佛能夠念到和起妄想一樣的熟練,佛號自然而然出來,那不就是不念自念了。」只有這麼勤勤懇懇綿綿密密的念佛,「不知不覺就暗合道妙,巧入無生。」巧妙的契入實相。


我除草累了,躺在草坡上,咀嚼著黃老的話,心裡若有所悟。嗯,好一個「暗合道妙,巧入無生」的講法,原來念佛是這樣子巧妙殊勝!道理明白了,念佛的信心頓時增加了百倍千倍。同時,也感覺自己努力的方向沒錯,修持就是要堅持下去由生變熟,讓自己的領悟可以慢慢地由單點打成一片,而非電光石火般的短暫,而最後一定可以達到憶佛念佛的境地,想到這裡整個心情就開了,內心變得平靜而明湛。


總言之,我退休後能有蓮臺山上這個正法道場當依靠,有諸多學長的護持,內心很安穩。平日聽經、讀經論,徜徉於苑長及古大德的經典法語間,探究第一義的妙理,內心無限的法喜。


我期許自己在世間法上的待人處事,能盡心盡力地做得更圓滿。在出世法上,平日要多念佛,聲聲喚醒自己,念念不離彌陀。而我們最後的目標就是往生西土,得三不退,圓證菩提。願和大家一起共勵共勉,阿彌陀佛。(講述於2018年10月7日苑慶佛學研討會)

更多照片請參閱以下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131540246878483&id=331596570206202&__xts__[0]=68.ARD6UT-9CTD0-mXzkr5zwwOLE7jWqVOGaUqTpGZadZFhIbpveiO1s1u-nuHU0YMq_eY-5VNu6iJDe0HDLCIdByYWx4H0_ZYpj4aJ2vBhurVXHfX937LLftUElAKjfeGdJyUSptxmckGVtpH8dlphiClaFKI5Oxt96tayv4GIFS-T7Gbqf50Ymg&__tn__=-R